我的父亲。

Relationship:KomaxHinata

Warning:

年龄操作有。

@在下西木 生日快乐,看见前天栗子君在群里吐槽作文,于是就想到写这种作文格式了……栗子君学业加油23333


我的父亲

学生:六年A班  狛枝凪斗   指导老师:莫诺美。  


莫诺美老师告诉我写作文一定要有真情实感,于是我勾掉了前文一百字的外貌描写开头,放弃了夸奖父亲大人容颜多么俊朗的思路,再看着题目想了想,决定好好写写“日向君”。

我叫狛枝凪斗,今年十二岁。日向君并不是我的亲生父亲,他的...

中了H药的狛日,狛枝君一边拼命道歉一边可怜兮兮的向角落缩。可惜两个人都是DT,日向君男子汉大丈夫帅气地说试试不就好了!
期间两个人面红耳赤哆哆嗦嗦交流了一番黄漫心得,交流无果,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唔、进不去的吧、!!”←狛

“啊……总是这样,不去争取的话怎么会知道不行!”

“日向君的男前力令人叹为观止了,这个时候还意有所指——哈、日向君!”

But这真的是狛日


我真的好想开车,谨以我心鉴明月(


不同的狛枝君和日向君的妄想集

不同世界的狛枝君和日向君好好相处的无营养脑洞


关于亲吻

是 爱岛模式下的狛日:

狛枝君:虽然说……已经交往了一段时间,接吻倒是没有问题……不过,我现在一定享受着正要死去亲朋好友的幸运吧?和日向君接吻什么的!连南国小岛夏日燥热的空气、都变的清凉舒畅起来了呢!

日向君:嗯、没有那么严重……只是接吻而已啦……

狛枝君:那么我要亲了哦


(*紧张的日向君闭着眼结果只是如同小学生一样碰了一下,狛枝君信誓旦旦的说下次会让日向君更舒服的被日向君马上回绝。回去的时候由于脸红被大家追着打趣了,over。)


是 本篇模式下的狛日:...

视线里的场景是这样的:在这样圆滚滚的地球之上,覆盖在地面之上的钢筋水泥中,有两个人对立而坐。一位弓着背,使他看上去像一只蝼蚁,他正背对着窗户,余光中似乎和监控的视线不断重合,叫他发抖,低垂着头,双手扶膝,紧张的好似被丢进了一个陌生地域的孩童。

这次的明尼苏达换成了稍微量小一点的,可日向还是觉得无从下手。他突然站了起来,连道歉也没有说便冲出了测量室,在空无一人的卫生间里大声的干呕。来到医院前他什么也没吃,他紧张到忘记了先填饱肚子或是充饥,那点饥饿感对他急着想要来到医院的责任感来说微乎其微。胃似乎有点饿到发疼了。

测试题被他带回了家。

日向在暖意洋洋的灯光下做那套明尼苏达,让他想起自己以前国...

700fo Thx

点文格式:cp狛日限定(or日向君中心的mob or 日向君中心的其他)+梗+匿名提问或私信(+想看的某个情节)。

梗可以是一句话不用太详细。

谢谢大家关注

一半真实一半虚假

跟她交换秘密的时候,没有什么太多能说的。她的脑袋里装了好多东西,但都像夏日阳光下的蚂蚁或者是沙滩近海刻下的字迹,听完了一会儿就忘记了。她说你的脑子里装的总不至于都是水吧?我告诉她在人脑里“水”会占百分之八十三。

跟这个小小的对话有点异曲同工的味道的是另外一个小故事。主人公不是她,是住我楼下的一个哑巴的女儿。她不很漂亮,在贫穷里显得像一个使劲扑腾翅膀的小麻雀。像一种筑巢的鸟,那种鸟在生产前会把筑巢用的材料插在自己的羽毛里。不过这个倒是无可厚非啦,连我也喜欢看漂亮的衣服。

说的有点远了。一年夏她送给我一个海螺,说里面会有海浪的声音。我捡起来凑近耳朵,却怎么也听不见海浪声。我只能听见空泛的、有什...

灰烬中。

弹丸神日/狛日要素有


在小的时候,日向对于恐惧的概念被软化了许多许多,这要得益于他那个三岁起就与他形影不离的弟弟神座出流。神座有一张和他如出一辙的脸,但却是黑发,长长的黑发垂下来就像夜里的彗星尾巴,和红色的眼瞳一起显得很扎眼。

日向喜欢他,又无端的恨他。

蝉鸣的夏季里日向喜欢将手掌心慢慢覆盖到装满冰镇汽水的玻璃杯上,缓慢地握住,液化出现的水沾了他满手。他拿着杯子跑上跑下,满心装着的都是这个夏季的声音,在杂乱的脚步中心跳将声音全部颠落出来,落在地上又顺着风灌进了他的耳膜。

是多么清晰。楼下有人在讲话,他便拿着杯子趴在栏杆上,大人们的语言他听不懂,关于钱,关于学术,关于功名...

*

国中时代的日向身体没有那么孱弱,相较于同龄人偏瘦或者过胖的体型,他的身材也堪堪停留在不出格不过分的普通体型上,他的背影就像这个深秋季节里梧桐树下的落叶。同学们已经裹上了冬季的校园制服,棉织的深蓝色外套衬托着女孩白皙的脖颈到耳垂间明显的线条,裙子的长度停留在膝盖上方一寸;而他也裹着同样的深蓝色外套,混迹在人群里,放课后拥挤的街道使他艰难的顶着女性香水的气息、食物的香味和新印书本的油墨味拐上自己的道路。

小道上寂静无声,一堆又一堆厚厚的落叶失去了以往蜡般的光泽,日向踩到时它们会发出“嚓”地一声清脆的音,是碎片碎掉的声音。以往他过这条路的时候,梧桐树叶还没落的这么厉害。他是在...

©红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