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

↑称呼
谢谢大家的热度&推荐,我会加油的

创厨,神日一人论✔狛右✘
大部分时间不在
墙头不多↓
狱都事变(佐斩&佐疫单人)弹丸(二代&狛日&日向单人)sally face(sal单人)


“日向君,”狛枝不得不停下来,他的腿有些酸痛,而日向的步伐太快,让他有些跟不上。“等我一下可以吗?我稍微有点跟不上你……”
“啊,对不起……。”日向果真停下来盯着他,脸上有些许歉意的神色。太阳大的晃眼,这个角度看不清日向的眼睛。而他伸出手去,握住了日向的手腕:“没事了哦,日向君能够停下来等我真是谢谢了。”
站起身后也没放开手的狛枝进一步的挽住了日向的胳膊,不过日向没有做出回应。他小心翼翼地、将手垂下去,时不时指尖能够碰到日向的手背。
他想说“可以牵着日向君的手走吗?”,片刻后他就打消了念头,只是保持着距离,他看见日向被太阳晒的通红的耳尖、被汗水打湿而贴在脖颈处的衬衫领口、还有日向偏过头来时那双黄桃...

+

游戏推荐
《Alto》
为禅模式截图。游戏是一件艺术品。
如果玩过《滑雪大冒险》的话,阿尔托的玩法和滑雪大冒险差不多,但是多了一个禅模式。在这个模式下不计分,不会死,只有音乐和滑雪。
踩过星条旗时犹如冰刀割过冰面却不刺耳的沙沙声,和音乐。晨昏昼暮。傍晚间牵起彩旗的灯塔会亮起,空中会腾起三个两个的孔明灯。夜晚的时候我在的世界下了一场雨,伴随着有雷声,阿尔托在闪电下越过了断崖。凌晨时灯塔的灯熄灭了,太阳升起来,不过好景不长,下起了太阳雨。
音乐真的好美,快吃我安利。
焦虑症得到了安抚)

+

片段截取*
日向听见熟悉的门被推开的声音,于是抬头。是狛枝。此刻的情景有点像梦:狛枝穿着那套休学旅行的衣服,逆光站着,端着餐盘。餐盘边缘反射着白炽灯冰冷的白光,盘子里有削好切块的苹果。
餐盘边缘还放着一把刀;片刻后日向看见了刀柄。由于过度的使用刀柄和刀刃有些分离,因此狛枝不得不用胶带把它缠好。尽管这样也还是很危险。

狛枝将门合上,光线勉强维持在可见度以内。他走过来,在日向面前盘腿坐下,盘子放在两人之间。

“给我点别的东西。”

日向清了清嗓子,三天以来除了水果就没吃过别的什么东西的他饿的没什么反抗的力气。

好像没听见一样,狛枝抬起刀,刀尖渐渐指向日向,抬高——最后悬停在日向眼前三厘米处。...

+

狛日/关于日向创的一切(03-04)

 (01-02)

Warnings&Relationship:

KomaxHinata

*体裁、题目借鉴自《关于莉莉周的一切》。

*缺席在日向人生中的狛枝。

还是先发吧(。

第二节 第三章  整理(1)

《发帖者:三分星》6月5日 14:35

■ 向上次的发言道歉。

对不起,上次一不小心就把节奏带起来了,经人提醒之后删除了原帖。毕竟还是希望草饼派是一个和谐讨论的网站。


匿名 14:36

没关系啦没关系啦。只能怪剧情走向到后来太放飞自我了吧?好比看小说的时候前面那么傻白甜后面突然猝不及防一口刀【】一个...

+

狛枝靠着墙坐下,大腿中了一颗子弹之后伤口正涓涓的往外面淌血,把黑色的西裤颜色染的更深。他握着手机,上面显示无信号。
叮咚。
手机提示音响了一下,狛枝暂时没有拿起来看,他的语音助手自顾自地在讲话:
“你看起来不太好。”
“诶,我以为刚刚前置摄像头被弄坏了呢。日向君看得见呀。”
“嗯。我可以教你包扎的步骤……”
“不必了,”狛枝冷冷地打断他。“死了也没关系的。”
“你需要帮助。程序告诉我帮助你是我的责任。”
“真讨厌。”
“和他一样?”
“谁?”
语音助手顿了顿,机械音歪曲生硬地隐约能听出来是个耳熟的人声:
“我被开发出来的原型。本来原型有很多个,可是试用品当中你毫不犹豫的选了我……大家选择率最高的是七海,其次才是我。”...

+

我个小学生文笔也来凑热闹,祝@老相册 生日快乐。

*

周末的夜里在下雨,你坐在窗台边翻阅书籍。你披着一张毯子,就这样裹着自己,缩在那儿。公寓里连接着灯的老旧电线让灯光时明时暗,你借着外面路灯的光和公寓里的光一齐看清书本上的语句。可是片刻后困意就来了,裹挟着毯子传达出的暖意。这股暖意刚好和老房子里的寒意融合在一起,成为微妙的平衡。你想缩进被窝,可是忘了腿上还有书。

啪嗒,书从他腿上滚落。顺势溜下来的你蹲下身子俯身去捡,掀开来看,下面压着一封信。

你想了想,把信随手放在了窗帘后面,等着雨把它打湿。


深夜睡不着的人善于从梦的边缘发现自己的心结所在。

你想起身...

+

我从不用美好的词汇去形容美好。
这是一种虚伪。
*
下午三点她抱着一小束玫瑰轻盈的穿过街头,像一只蝴蝶。纤细脆弱。这座城市里的空气污染指数让人堪忧,车过马路带起的沙尘迷蒙泛黄,她捂住嘴轻声地咳嗽,耸动鼻翼,打了个喷嚏。她抱着玫瑰的右手上戴着一枚订婚戒指,碎钻闪烁着些许光芒。宽松的体恤后印有一只黄黑色的蝴蝶,一边翅膀销蚀了些许,落下灰烬。
她的卷发披在肩头,染发剂褪色导致发丝边缘与那些开过了头的玫瑰融合在一起。也许她能让那些玫瑰复活过来,她的眼睛有魔力:侧面看来上睫毛和下睫毛浓密而长,衬的眼瞳里的光芒更加清晰。黑框眼镜后的脸庞线条细而锋利的柔和。
一条狗从巷子里窜出来,掠过她的脚边,仿佛受了惊吓所以她的目

+

因为战时受伤,第二人格神座被唤醒后误杀队友而留下心理阴影。虽然逃回了支部据点但是被检查出暂时失声的日向君,被单独安排在了一个房间中。三天后随执行小组一起到靠近前线的地方;日向一直呆在后勤。

任务前一天狛枝潜入了他的房间、蒙住了他的眼睛。在惊慌失措里,日向被快感和恐惧所包围。虽然张大了嘴巴可是发不出任何声音——就好像多年前躺在手术台上永远不会有谁来救他一样。

第二天早晨他唯有看见镜子里脖子的咬痕才确认那不是一场噩梦。

*

罪木告诉他狛枝可能会和同伴死在森林,因为那里有很多地雷,而拆弹小组人手不够,派出去的人中的技术支持可能只有两人……不包括已伤亡的人。日向揣上了子弹、匕首、还有枪,罪木做

+

迟语。

Relationship:佐斩。

于16年在本子《玫瑰与刀》中的参稿,有幸找到了原稿,加以修改擅自放出来了,不妥的话之后再删除。

【一不小心就暴露了真实水平的文稿】

一年前的时候许多想法和现在都有很大的差异,用笔诸多拙劣之处,多于想象。而购入了本子乃至于看见了我的稿的小伙伴我都想说声抱歉(捂脸)因为那个时候的确写的太差了,不能说因为字数限制而导致文章结构失衡,是我处理不当(叹气

描写和细节没有做太大改动,太笨不知道怎么改……那观影愉快!(

和现在相比有进步就好了(抚心口

*

晚樱绽开的季节里,风偶尔带起一朵落在窗口,时间越长,窗台上就被如同日出时天际第一缕的粉色覆盖了。常年如此。...

+

*
狛枝从梦里醒来的时候有人低声地惊呼了一下,随后又有人涌上来,手背传来细微的刺痛感。白衣白裙的护士在给他拔针,几个不太面善的人在旁边做着什么记录。 “唔……先,先生,您看起来状态不太好……要再休息一会儿吗?”
一个头发被剪的七零八落的女性将他扶起,问他。狛枝茫然地摇了摇头,事实上他还没完全回过神来。窗户外面的建筑物能够隐约看出来是将废墟简单修缮一番后的结果,不少地方都透露出一股独有的战时气息。
“如果没事的话,请十分钟后到医院办公室里……虽然很仓促,但是请您谅解。”
有位年轻人如此向他说着,狛枝看见他的胸牌上缝有“苗木诚”几个字。他点了点头。

他缓慢地沿着医院走廊里前行,窗户外有阴沉的云层,看...

+

K&H|星海沉寂

是呓涵桑@呓涵噗噗噗  的点文,年下+幼驯染+糖,虽然幼驯染感觉真的好淡薄哦……车啥的没有了啦(车技好烂,看之后能不能补一篇车叭
是把之前没发过的旧文重新写了一遍。

写的真的很差(抱头)打我的时候请温柔一点呜呜呜(

[01]

日向靠着实验室的大门,倒出了弹匣,里面躺着两颗子弹。
实验室的那一边有人从缝隙间塞了一张纸过来,日向抽出,上面有工整的笔迹:
执行小组只剩下我了。我启动了实验室的自毁程序,还剩下一个小时。
日向翻来覆去地看了两遍,确认了那家伙的意思是决定殉职。
他在身上摸索一通,摸到了一支圆珠笔,出墨正常。他写到:
那我也没办法放着你不管。我去切断主实验室的电源,十分钟后才...

+

English ver也好听

+

旧文重阅
*
在他的印象里那天下着很大的雨,至于后来老旧报纸上说的海啸他是真的记不真切有没有发生过了。那天归他值日,他背着书包站在黑板面前不动。
日向仍然在外面等他。
狛枝最讨厌日向这一点,凭借一点自以为是的责任心就可以缠着他。
算了。狛枝叹了一口气,拎起了水桶,向黑板泼去,外面的闪电划过,映亮了黑板上的水滴,犹如电光。他总共泼了三次。
然后——他在黑板一角比较干的地方写下了明天值日生的名字。
日向探头进来问他说还没好吗?他恶劣地回答到,日向君不耐烦的话自己回去也可以的,我这种人……
我等你。
日向抽了抽鼻子。日向比他大一个年级,他是从那边那栋教学楼跑过来的,似乎有点感冒。
我等你,你快一点吧。
他重复一遍。
*
……...

+

伯劳

 你不是别人,此刻你正身处/自己的脚步编织起的迷宫的中心之地。①
*
本科生的狛枝和预备学科的日向正在交往。夏日祭的前夕日向对狛枝提出了分手,那一天夏日阳光很大,蝉鸣刺耳。
仅仅只是几次违约和拒绝就觉得坚持不下去什么的了,连毅力也是预备学科级别的啊。

可是我也很累。
日向盯着狛枝的眼睛半晌没说出口。

那就这样吧,今天我和别人还有约。

狛枝叹了口气,抬手撩起脖后发丝的动作里有无奈和不耐烦的意味。

*

夏日祭你去吗?

日向给狛枝发短信。

大概吧,像我这种渣滓走到街上不会给别人带来困扰就好了。其他无所谓。

对面回复到,日向想了想对他说。

我想去。

……

对面发来了省略号,日向

+

好棒,手机也可以分享音乐啦()
最近在听的,前奏抓人,很有夏天的味道

+

*佐斩
*短

一个秋季的傍晚雨后斩岛缩在窗帘后张望庭院里泥泞的马车车辙——他的父母死于夏季,非命。大家都说是他不详的眼睛害了他大大小小的一家人。
然后这笔遗产划分到了某个亲戚的头下——斩岛尚小,那时他才不过十二三岁。他不懂得这些事宜,或许是他的父亲总把他关在房门之中不许他外出学习的缘故。
他见到了那个亲戚,比他想象中的要年轻。斩岛在长久的独处中习惯了沉默不语,而对方没有介意。锥华摇了摇他的胳膊示意他要向新的侯爵问好。
您好,我是斩岛。
他努力在脑海中搜刮礼仪搜刮词汇,最后开口只依着习惯说出一句。
你好。
对面彬彬有礼的回答。年轻的侯爵看起来不过二十岁出头,他的一头金发像是昂贵的绸缎,眼睛像是嵌在草原里的湖...

+

*短

斩岛曾在犹豫折桃花还是晚樱。

很晚了。不回去吗?斩岛倚在门边轻轻说着,狱都正在风雨前夕。看不见的手拨动了树枝,琴房外面那一棵老树上枯黄的叶片被带走又沿着风的轨迹坠落,像一场雨,雨后露出枝干上绿色的、尚还裹在一堆的新叶。

咚。钢琴落下最后一个音,佐疫对他笑笑。平时时间不多,闲暇的时候才会来练练,不然的话会生疏。他起身,将放在钢琴上一枝已经枯萎的花朵拿走。

那应该是上个冬季之前的花朵。斩岛想。因为已经脱水成了干瘪的一个小点,仗着数多还能勉强看得出是一枝花。

佐疫,斩岛叫住他。他的友人走在前面,长长的走廊里只有乌云一样暗色的光。披风下裹挟着的似乎像是一具骨架;他看清佐疫长而骨...

+

冰沼 提问:

禁止了匿名提问!真没办法……那我光明正大的问了吧(喂)那个、那个,《关于日向创的一切》还有没有后续呀……xxx没有强行催更的意思!真的没有,就是问问x300fo恭喜啦!!!

红豆 回答:

啥、诶我禁止了匿名吗……【赶紧跑去设置

催更啥的我也不介意啦[诶[

还有人惦记着这个坑我好高兴【咦【后续是有的(歪头)打算一口气写到完结再发!

+

诶?300fo了。不知道要干点啥……
点文吗?那——有想看的梗和cp请务必在评论里面跟我讲
或者善用网页版lof里的提问功能跟我唠嗑/问点别的啥都行
ヾノ≧∀≦)谢谢大家喜欢

+

狛日/相恋十年三十题(13-30)

这个世界是个美丽的地方,但我只想为它死一次。①

第二次是为你。

 前篇走→ (01-12)

K&H|相恋十年三十题
作者:红豆
*ed后未来机关十年同居生活。
*段子

13.旧疾复发

连绵不绝的阴雨天气又让日向的肩胛骨痛了起来,明明伤口早已经愈合了。

“是后遗症吧?”

狛枝问着,手指贴上原本是伤口的位置。他记得很清楚,日向身上比较严重的伤口他每一处都记得。

“大概……七海说五十岁以后可能会更严重建议我找罪木去做个检查什么的……”

“还早吧?”

“不早了,还有二十年。”

狛枝笑起来。

“是啊。还有二十年。”

14.工作探班


“没想到你也有...

+

我看过的楚路文不多,也就贴吧的精品贴+别的什么,但是我觉得荇山雪大大(贴吧名shinner)的楚路感觉非常不错!虽然只有几篇,《第欧姆伽》《芬布尔之冬》和《海姆之门》。(肯定还有遗漏,我没补全。

荇山大大是我世界第二喜欢的文手!先表白再【打住【【世界第一喜欢的就不说啦把喜欢的太太藏起来【

目前在追的只有《海姆之门》。文风比较偏向原著,后期没有脱离基本故事框架,走向也很正常>.<

+

狛日/相恋十年三十题(1-12)

相恋十年三十题(1-12)

HOPE THE NEW LIFE WILL COME

无论是过去还是未来。

K&H|相恋十年三十题
作者:红豆
*ed后未来机关十年同居生活。
*段子
写了一点就发了。(总是这样

01.习惯性吻别。

日向将计算机里的东西打包备份存好后拿了门禁卡,在他离开的时候他习惯性的回头望了一下机关里那条长长的走廊。走廊里亮着些许灯光,是曙光的颜色。

“工作辛苦,日向君。”

少女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他知道那是七海。日向点头,摁下电梯键。他没有回头。七海温柔的声音又响起,看样子她好像一点没变似的:
“今晚有暴风雨,明天也是。要提醒狛枝君带好伞。”
日向不禁有些疑问:“这种事情要提...

+

狛日/在你左右。


HAPPY BIRTHDAY TO NAGITO。
原题目:梦。
——

狛枝看了看表:此时是晚上十一点。贾巴沃克岛上充斥着一贯的平和,没有工业污染的天际露出一片墨黑,云朵遮蔽不了星星。
看上去是个好天气,狛枝想着,将食堂里的灯关闭,朝着海岸边慢慢走去。
本来日向君单独约他在海岸边会面,但是到头来日向君说要修复某个程序漏洞便留他独自到了十一点。他默默记下,这也算是不幸——他还记得日向君叹了口气,好像在对七海说“怎么会?前天不是检查过了吗?”之类的。

海边风很大,比岛内要大的多。浪花被风抱起摔在岩石上,向沙滩内逼近了几米又迅速退回。狛枝在一棵椰树下站定,海浪扑上来亲吻他的脚尖。

在贾巴沃克岛的这段时...

+

十七岁丧失双亲的狛枝被送到了孤儿院,其实他比谁都清楚双亲的死是因为他的幸运。因此他拒绝了所有人。
二十三岁工作中的日向。因为邻居夫妇的意外逝世偶然得知还遗留有子,对那个小孩产生了同情心。在记忆深处里他想起狛枝白净的笑脸。那时他还很小。
彼时狛枝已经长高了很多,日向看着领养资料上身高一八零的那一栏,想着居然比我高一厘米。(虽然不是在意这种事情的时候)。
十七岁的神座讨厌狛枝很久了。什么嘛!那家伙来之后创就会叫他凪斗。还摆出一张嫌弃脸给谁看!狛枝来的第一天就看他很不爽。
“讨厌我的话就把我送回孤儿院去啊,这样对你我都好。”
“这不是你的真实想法吧?”
“确实不是。因为我讨厌日向君。讨厌到恨不得马上就回去。”
不...

+

想了一下koma和hinata的初次会面是在咖啡馆里,日向君一个人坐在隔壁桌,朋友临时有约就放了鸽子。
但是狛枝并没有看出来这一点,偶尔偏头看见了他。于是请了他一杯咖啡。
狛枝用黑屏的手机稍微偏侧一点就能映出日向的侧脸;这是不吓到对方而看见对方的必要手段。
虽然普普通通但是很耐看。
日向一个人坐在位置上吃掉了东西(咖啡没喝完,应该是不习惯)。狛枝推断他应该不常熬夜。
他站起来的时候露出右手的手表,狛枝想了想那种可能性——很在意时间?对自己的时间应该有规划性和控制性。
贸然上去搭话会不会吓到对方呢?
是意料之中的答语:
“诶、诶,谢谢你的咖啡。朋友……也不是不可以啦,我叫日向创。今晚吗?没有安排,再坐坐也可以。...

+

短。

名为“希望”的绝望充斥的未来

 你不要相信文字中的往事,或一切说出来的话。

——


他追逐着彗星的尾巴。


——


我们仍记得希望到来之前——死者到处都是,战士们倒下,却如同怀抱花朵死去。碎石瓦砾安静的躺在地上,不再会从人们头顶穿过。虽然那一天淡薄的乌云笼罩在城市上空,乌鸦还会站在杂乱的草地稻草人的肩膀上对尸体腐肉虎视眈眈,但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那一年的整个冬天日向都呆在医院之中,虽然他并非是前线送回的伤员,这一年的陌生城市里气候温暖,秋季干爽宜人,接近冬季的末尾时还能隐约在废墟间闻见春天的气息,...

+

有一段时间里狛枝总是醒着的,或者不如说他躺在睡梦的边缘。淡黄色的窗帘和被工业污染的昏黄天际融合为一体,多数时间天空是黑色的,没有星星,只有厚厚的云层。

那个时间段里——他会从短暂的心悸之中醒来——然后觉得安宁。好像在广阔无垠的淡蓝色凌晨里揭开一个小角,他躺在里面就可以避开所有来自天空的灾祸。他可以听见耳朵里流转着轻微的耳鸣声,可以组成电视雪花的图像,不断闪烁着。

很快就接近凌晨,风吹开天际的云朵,让黄色的天空露出明亮的一块。困意这才翻卷上来,狛枝急促的起身,害怕从那个安宁的地方一直坠落下去,就像爱丽丝从兔子洞里坠落下去一样。

天空不会总是充斥着温柔的云朵。

+

【论坛体】我觉得我喜欢的人讨厌我(完结)

Relationship:KomaxHinata

*不出意外的HE了。

前篇连接见文中。

之后看情况补狛枝视角的?

更新有些零散(明明是论坛体的说(。(所以之后会抽时间把全文整合放到微博。

*精[置顶]我觉得我喜欢的人讨厌我。

[已为您收起前280条回复,刷新查看]

281l 超高校级の匿名式

真的没事吗……

282l 超高校级の匿名式

多多少少猜到了N君是谁……

所以那种才能的话应该真的很难办啊!瞎跑什么啊……

心疼草饼君……

283l 超高校级の匿名式

等草饼君回来更新qwq

好担心哦

284l 超高校级の匿名式

今天也不早了...

+

日向仍然能记得。

风声已停,民用暮光下的马戏团帐篷色彩浓厚斑斓如油画。狛枝牵着他缓慢地沿着街道行走,隐约听得见远方有人在拉小提琴,从树叶之间传来。
彼时日向开始有意触碰狛枝的左手,断面被绷带缠绕包裹,狛枝呼吸如同蝴蝶震翅。他轻轻用食指和中指指尖搭在绷带边缘,无名指和小指的指腹摩挲绷带。
好冰。
狛枝说,然后用右手握住日向的右手。

……

日向说。

狛枝驻足,用完好的那只手触摸日向脸颊,指尖冰到日向眨了眨眼几乎要下意识避开。触感如同一片树叶扫过,让日向想起以往学校里栽种的琴叶榕,叶片光滑油腻。

——

他猛的从梦中惊醒;那副光景太过真实,以至于他停不下来落泪。当他察觉到自己在落泪是因为逐渐胸口...

+

下午三点,暴风雨前夕。树叶被吹的游离不定,天色明亮但阴沉,风里弥漫着自远方而来的湿冷气息。日向窝在沙发上,腿上放着笔记本电脑。狛枝从房间里走出来后用毯子盖住了两人。风敲打着窗户。狛枝将下巴搁在日向的肩窝里看电视,翻来翻去都是无聊的节目。日向将笔记本合上了,他转过头去:“狛……”顿了顿道。“狛枝。”狛枝用鼻尖蹭了蹭日向侧脸至下巴的轮廓边缘,嗅着对方身上的洗衣粉味道。“怎么了?”
下一秒两个人滚倒在沙发上,日向察觉到电脑从腿上滑落到地毯上,庆幸还好沙发不高。
乌云开始密布。

雨已经停了,天色依旧昏沉,叶子在湿冷的风中微微颤动,像某个夏季蝉鸣后蕴藏在心里的不安冲动。只有那么一瞬;日向有种错觉存在。他觉...

+

© 红豆 | Powered by LOFTER